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公车上做爱

公车上做爱


不知不觉过了几站,车上的人不减反增,车厢里更挤了,吴大伟和甜甜贴的更紧了,没有了顾忌,甜甜的小手又抽了回去,坚挺的鸡巴终于能和柔软的翘臀在一起了。吴大伟的胆子也开始大了起来,不由想到传说中的臀交,反正这么挤,谁也不能说吴大伟是故意的。抽出被夹的发麻的右手,坚硬的鸡巴整个贴着她的臀缝处,深深的挤压着,明显感觉到她的身体轻微的震动,敏感的臀部应该知道是什么在深入她的禁区吧。


  此时的甜甜有种自作孽不可活的感觉,他肯定认为我是放荡的女孩吧,要不胆子也不会那么大,直接把那东西贴了过来,一开始就该给他一巴掌,现在想打都伸不开手了。甜甜尝试夹紧臀部不让那东西更深的陷入,可是用力夹了那么久,臀部肌肉都发酸了,尝试几次反而使得那东西更深入了,而且越来越大。


  放弃了,希望他不要太过分。


  鸡巴被两片肉臀紧夹着,虽然只是有一半,已经感觉很爽了,真是感谢中国的人口众多啊,人民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啊,没有他们,怎么可能有如此可爱的美女给吴大伟臀交啊。可惜甜甜个子太矮,由于鸡巴翘起的角度关系,龟头刚好到臀缝的最上边,只有鸡巴中部被夹住,这里是最不敏感的,肉体上还没打飞机来的爽快。但是心理上却很满足,那种在人群中强迫美女,偷偷摸摸时刻警惕被人发现的感觉太刺激了。要是她再高一点,就能象小说里那样把鸡巴插到她双腿间,直接顶在她可爱的花园处,用她娇嫩的小妹妹摩擦龟头,还可以刺激她最敏感的阴蒂,大家都爽,互利互惠多好啊。吴大伟也只是敢想象一下,要是真顶在双腿间,估计再温顺的女孩也要发火了。


  甜甜放弃抵抗后,渐渐变的敏感起来,随着公车的行驶,硬挺的鸡巴顶着她丰腴的嫩臀缓慢的摩擦,臀沟中传来火热的感觉,让她能清晰的在脑海中勾画出那东西的形状,更何况自己刚刚还用手抓捏过,想到这里,甜甜感觉花园处有点酸麻,好像有东西从花园口流出,阴湿了内裤。那是爱液,自己洗澡时,偶尔禁不住爱抚小花园才会流出的东西,甜甜不禁又气又羞,真不要脸,被色狼猥亵几下臀部就流出来了。我不能屈服,要给这个变态色狼一个教训,甜甜心里这样想着,可是软绵绵的身体却不听指挥。


  虽然很刺激,可是快感的积累太慢了,十多分钟过去了,吴大伟一点想射的感觉也没有,马上快到学校了到时候都下车就没机会了。酒壮怂人胆,性更能壮胆,这种好事百年难遇,美女又不反抗,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有第二次机会。吴大伟警惕的扫了下四周,慢慢弯下身子,嘴巴都快碰到甜甜白皙的脖子了,看着甜甜有些情动的侧脸,屁股后移,把手放在裤兜里扶着鸡巴,水平位置刚好对着翘臀的峰顶,用力向前一挺,整个龟头便陷入了两半臀峰之间,龟头传来阵阵快感,好软好紧好爽。


  甜甜意识到色狼要干什么,心慌的把屁股向前收缩,左右摇摆起来,想把插入臀沟中的龟头甩出来。


  想跑没那么容易,吴大伟紧紧的贴着她,双手抓住扶手,像是一对亲密的恋人般把甜甜夹在手臂之间,由于担心动作过大惊动其他人,两人都是主要部位在斗争,甜甜的翘臀左躲右闪,吴大伟的鸡巴前追后堵,屁股也随着甜甜移动,让龟头始终被夹在臀沟中。


  下意识的躲避好像是在配合对方一样,花园里的爱液越流越多,每次摩擦全身都好像过了一次电,让甜甜有种想喊的冲动,太过分了,够了吧色狼。


  这样暗战了几十个回合,吴大伟快要忍不住了,有种要射的感觉了,可是总是差一点,吴大伟一狠心,稍微蹲下了一点,用力向前顶去,位置刚好直接插到甜甜的双腿间,龟头狠狠的顶在她的花园处,似乎能感觉到丝丝的温热和滑腻。


  甜甜没想到吴大伟这么大胆,被击中要害的她,花园深处一阵抽搐,爱液泉水般涌了出来,回头惊愕的看着吴大伟,小脸红彤彤的,不知道是愤怒还是害羞,小嘴急促呼出的炽热空气喷在吴大伟的脸上。真的好白,眼睛好大啊,左右两边甜美的酒窝,微张的小嘴露出小虎牙,好可爱。龟头被暖暖的热流浸泡着,一股快感冲击着吴大伟的大脑,鸡巴不停的跳动着,强有力的喷射,一下、两下、三四下,有力的打在敏感的花园上,让甜甜又一阵轻颤。


  呆呆对视大约五秒钟,甜甜才把头转过去,吴大伟也吓的把鸡巴抽出臀缝,重新放在她的臀瓣上,心砰砰的乱跳,大汗淋漓,整个人也虚脱了。


  少女的花园第一次和那东西亲密的接触,被用力的挤压着,火热坚挺的触碰到敏感的肉芽,让甜甜一瞬间达到了小高潮,贴着花园的内裤湿了一片。甜甜心乱如麻,花园深处又麻又痒的感觉,让她两腿发软,双手紧抓着扶手,才勉强站立。心里又是羞愧又是委屈又是愤怒,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忍不住趴在胳膊上,轻声哭了起来。


  公交车还在缓缓地行驶着,用了快一分钟吴大伟才平复了激动的性情,感觉就像在做梦,裤子里湿湿黏黏的感觉,证据确凿的控诉着吴大伟的胆大妄为。平时也只是干蹭两下,今天真是精虫上脑啊,万一她要反抗、大叫,我会被抓到派出所吧,学校会把我开除吧,一辈子也就完了,还好遇到一个胆小的,吴大伟不禁暗自庆幸。低头看了下甜甜,发现她把脸埋在胳膊上,肩膀一抽一抽的,应该是在哭吧。想着印在脑海里甜甜惊愕、可爱的样子,吴大伟不禁有些内疚,她应该很害怕,很难过,或许还会很恶心吧。我该道歉吗?还是趁这个时候赶快逃离现场?


  甜甜的异常已经引起周围人的注意,旁边猥琐的大叔一副吴大伟都看到的样子盯着吴大伟,令吴大伟尴尬不已,抬起右手准备拍下甜甜的肩膀,想说声对不起,一个突然的刹车,身体猛的向前一冲,抬起的右手下意识的抓紧把手,好像有点软软的,什么东西,捏了捏,好大,好有弹性,不会吧。


  抽搐的肩膀转了过来,甜甜微红的双眼愤怒的盯着吴大伟,“ 流氓,变态 ”


  用力给了吴大伟一巴掌,然后哭着冲下了车。在不明真相群众的鄙视下,吴大伟也逃了下来。


  甜甜刚穿过马路,看着她哭着离去的粉红身影,吴大伟真想大喊一声,对不起,这次真不是故意的。哎,以后不知道还有机会见到她吗?一个巴掌一次艳遇,还挺值的。把右手放在鼻子下,幻象着还残存着少女的幽香,怎么会有股骚味?


  好像安慰大鸡巴用的就是右手吧。